乾易国学网(qy36588.com)-传播国学智慧,弘扬民族文化! 官方微博: 

购物车 | 注册 | 登录 | 快捷登陆: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艺术 > 曲艺 > 相声《好命人》

相声《好命人》

来源:网络 | 发表日期:2013-11-27 | 点击数: 1988 次

导读:传统相声语言,加上,不能说精练,至少力求简练的表达;加上,每七组对话里一个笑点;加上,些须历史、文化与社会背景;加上,富于情感的语气、声调和表演;我想,五百人的场子能坐满了吧?

中国风水大师

甲:有那么两句话。

乙:哪两句?

甲:“命要好,捡根儿胡萝卜变玛瑙。”

乙:诶,“捡片儿白菜还当玉戴”呢。

甲:“命要坏,阎王爷玩儿命拿脚踹。”

乙:可不,“踹进油锅里不奇怪。”

甲:这是,煎熬过的,有切身体会。

乙:去!

甲:要么不会知道得这么清楚。

乙:你呀,别嘴欠。说说那命好的。

甲:想听那个?

乙:啊。

甲:我还真就见过这么一位。

乙:是吗?

甲:命好的哎呀,令人发指!

乙:这叫什么话?

甲:命好嘛。有点石成金一般的手指。

乙:是吗?

甲:先别急,“听我慢慢道来。”(京剧舞台腔。)

乙:他这儿要开戏。

甲:“想当初,老子的朋友……”(京剧腔)

乙:行啦,行啦。别老子老子的,你还真开戏是怎么着?

甲:反正见过这么一位诚实憨厚的

乙:哦。

甲:从哪儿开始露的脸呢?给彩票店帮工。有人回老家几天,他帮个忙儿。

乙:哦。

甲:坐那儿才三天,来一位。彩民里,那算头勾了。

乙:怎么?

甲:天天来,天天下注。

乙:成瘾了。

甲:“打一张‘体彩六加一’,复式的。”“192块。”

乙:哦。

甲:兜儿里摸出钱包儿,哟,

乙:怎么?

甲:“你看,刚建好的大别墅,”

乙:这是?

甲:“空的。”

乙:嗐!没钱你就说没钱,别比那个。

甲:他也乐了,“借你二百。”

乙:借给他了。

甲:这人走了,可是呢,彩票儿没拿,让他保管。明个拿钱来再拿彩票儿。

乙:这是应该的。

甲:哎,当天晚上开彩,这张可就中了,五百万!

乙:嚯哦!

甲:你要按行内规矩,“谁持票儿,谁兑奖。”没挂失一说。

乙:废话,那不是银行卡。

甲:这事儿要摊你身上,你怎么办?

乙:哎呀,说不出口。要是轮上你呢?

甲:我呀,准打电话通知人家。

乙:你就说便宜话儿吧。

甲:可不就说个便宜话儿吗。人家可说了,“这是人家选的号儿,人家借的钱,咱给人家保管。得给人家,不能哄人家。”你看人家这对人家这心,多人家?

乙:全是人家,哪个人家是哪个人家?

甲:打电话给人家,“中了五百万!”“别逗了。”电话给挂了。

乙:还不信。

甲:再打过去,“真能逗闷子啊?!”又给挂了。还打过去,“我这儿可正看‘庭审现场,电话诈骗’呐。要不,让警察把你也请过去?!”

乙:嗐!

甲:接连打了五次,这才信了。

乙:真诚实。

甲:人家说了,“老天爷赏人家的那就是人家的,得给人家。”

乙:又来了。

甲:“咱得守本分。”

乙:这是诚实人的良心话。

甲:过俩礼拜,歇工的那位回来了。人家不让他走,他是坚决要走。

乙:人家想的是人家的理儿,“人家的岗位那是人家的,占人家的、抢人家饭碗对不起人家。”

甲:你也会啦!

乙:这有什么难的?

甲:这条街,有十二家儿卖彩票儿的,

乙:怎么那么老多呀?!

甲:有市场嘛。赌博心理这人,比老鼻子都老鼻子了。

乙:还真是。

甲:有一家儿,立马请他。

乙:有这信誉了。

甲:上岗才三天,

乙:哦。

甲:一彩民,打电话,让给代买4注七乐彩。

乙:这是福彩铺子。

甲:夜里一查,哟!

乙:怎么啦?

甲:他机子上卖的彩票儿,中了,二百六十四万!

乙:嚯!

甲:整在让他代买的那四注里,那人没拿,也没付钱呢。

乙:哎呀,我要有这手气多好呀。

甲:你这个,不成,太臭。

乙:你那也不香。

甲:跟那人一比,你这手得扔。给狗狗都不啃。(学狗,嗅、舔骨头。)

乙:这叫本色出演吧?

甲:咱俩,也就拌拌嘴,可人家,口头承诺,当书面儿契约那么看。打电话,通知那位。

乙:这得凭良心。

甲:人品在那儿呢,“心底无私天地宽。”

乙:是。

甲:“不逆命,何羡寿?不矜贵,何羡名?不要势,何羡位?不贪富,何羡货?”

乙:老话多精辟。

甲:干了一个月,干不了了。

乙:怎么呢?

甲:这家儿店是人山人海,那几家门庭冷落。

乙:这是?

甲:“来这儿,这儿准能中大奖,电脑后边儿坐的是财神。”

乙:他成人家财神了。

甲:可是呢,他也看见了,不少人,哎呀,把钱全投这儿了,倾家荡产、妻离子散。

乙:还真有。

甲:于心不忍呀,紧着劝,不听,“你在这儿,我准发。”

乙:吃上他了?

甲:一指眼睛,“拿你‘金手指’,使劲儿戳我这儿两下儿。”

乙:再戳成瞎子!

甲:“戳完准能选中大奖。”

乙:又当他法师了。

甲:再找个活儿吧。

乙:是,戳瞎眼睛赔不起医药费。

甲:应聘影城,当保洁工。

乙:啊。

甲:上岗才三天,电影一散,他得赶紧的打扫啊。

乙:可不。

甲:座椅下边儿,一鼓鼓的包儿。

乙:哟!

甲:使劲儿按了按,没炸弹,是,没炸弹。

乙:废话!

甲:赶紧的,原封不动交到办公室。打开来,十二万现金。

乙:嚯哦。

甲:包儿里有线索,按电话打过去。

乙:哦。

甲:是小两口儿,正派出所报警呢,“俺们去看电影,包儿让人给偷咧。”

乙:先怨外人。尽这心理。

甲:一说数目、特征,完全对。这钱,买房的首付。

乙:先首付完再看电影成不成?

甲:第二天,捡两块手表。再一天捡五张机票,还一天捡一麻袋切糕。

乙:都新鲜,这还能丢了?

甲:可不,他都觉得奇怪,“我这是,有了特异功能了?”

乙:嗐!

甲:干了一个月,干不下去了。

乙:怎么呢?

甲:这场电影演完了,下场开不了。

乙:这是?

甲:都不走,跟着他屁股后边儿,“今儿,该捡钱包儿了吧?”

乙:嗐!

甲:再找一活儿吧,

乙:哦。

甲:他倒是干什么都不在乎,

乙:是。

甲:街道招保洁工,

乙:哦。

甲:就来这个吧,先干着。

乙:是。

甲,乙:上岗才三天,

甲:嗯~~?

乙:废话好几次了,他这事儿,准第三天发生。

甲:这就叫命,懂吗?老天爷安排的。

乙:他安排我一次成不成?

甲:你准是上辈子缺德来着。

乙:你那臭手,上辈子也没积德。

甲:他这个,垃圾箱里,看见几个大纸袋子。

乙:哦。

甲:打开来,全是钱。捆着呢,一万一小把儿,一万一小把儿。

乙:香菜是怎么着?!

甲:香菜干什么?钱!一万一小把儿,五万一大把儿,一共四捆儿。

乙:嚯。

甲:一个是五万,俩加起来,这是十万吧?

乙:是。

甲:仨一加,这是多少了?你等等,我脱了鞋用脚指头加加。

乙:去!小学没毕业是怎么着?!

甲:反正老多老多了。

乙:那是二十万。

甲:哎,对。他们跟我说的也是这数儿。

乙:你真该上上幼儿园大班去。

甲:赶紧的原封不动送派出所儿了。

乙:多好。

甲:再一天,又捡一纸袋儿,里边儿是房产证。

乙:哦。

甲:送派出所儿。

乙:真好。

甲:再一天,捡一信封儿,里边儿八张支票。

乙:啊。

甲:交派出所儿。

乙:什么叫诚实?

甲:再一天,捡一,派出所儿不收。

乙:怎么?

甲:婴孩儿。

乙:嗐!送民政吧。

甲:干了一个月,干不了了。

甲:城里风气让他给带坏了。

乙:是吗?

甲:那些个无赖流氓、游手好闲的,一大早儿就起来了,

乙:这不勤快了吗?

甲:四处打听,“那人今儿个哪儿干活儿?就那个,命好的让人发指的那个?”

乙:嗐!也来这个。

甲:“在哪儿呐,捡张纸都变房产证儿那孙子?”

乙:骂上啦?!

甲:成天跟他屁股后头,一见他朝垃圾箱走,唔~~!跟苍蝇是的,先抢过去,“有和田玉吗?有缅甸翡翠吗?”“有两片儿,哟!烂菠菜。”

乙:什么眼神儿?

甲:他都干不了活儿。

乙:老跟着他。

甲:找个什么不怕人跟的呢?

乙:是。

甲:有一朋友说了,“你呀,开出租去。那些人追不上。”

乙:这是好主意。

甲:好主意吗?

乙:可不好主意吗。

甲:听你的。

乙:怎么叫听我的,他到底干没干呀?

甲:不听你的吗,人家干啦。

乙:还赖上我了。

甲:好么,瞧他每天捡那东西,今儿个一袋冬虫夏草,后儿个平板电脑,大后六根金条,再后水貂皮草。

乙:还合辙押上韵了瞧这老天爷安排的。

甲:出租公司那小经理,有一登记薄子,上边儿都记满了,

乙:哦。

甲:就他捡那东西,一天能有五六起。

乙:啊。

甲:后边儿还都注明了,“已认领。”

乙:那是都找着失主儿了。

甲:经理一边儿看,一边嘀咕,“天天捡东西?见着他就得丢东西?”

乙:还真是。

甲:“他这是‘丢神’呀!”

乙:“丢神”?这还封个神。

甲:这是命好吧?

乙:好什么好?是人家命好,成全人家,帮人家,光顾着人家,人家的东西还给人家了。

甲:你说这个,得付我版税啊?

乙:去!

甲:心胸坦荡,总比成天算计人的那个活得舒畅吧?

乙:这话也对。

甲:你就说他这个,也不知道是见着他人家就丢东西呀,还是他下意识地就往丢东西那地方儿去。

乙:还真说不定有特异功能。

甲:天下之大,无奇不有。

乙:他这就算是一奇了。

甲:可是呢,也有那丢了东西给找回来恨他入骨的。

乙:还有这事?

甲:那是后来了,他还当过一次保安,

乙:上岗才三天,

甲:你怎么知道的?

乙:老天爷安排的。(拍胸脯。)

甲:第三天头儿上,连同雇他的那主管,一块儿都给开除了。

乙:是吗?

甲:那是一大局。

乙:哦。

甲:一小偷儿,半夜里,悄悄地,从楼上窗户,溜下来,当场让他给喝住了,

乙:啊。

甲:好吗,小偷儿急了,两大包东西呢,

乙:噢~?,

甲:金银珠宝玉器钻石,够一辈子的挥霍了。

乙:都是值钱东西。

甲:这要是给抓着换算成案值,得五行山下镇压五百年的罪。

乙:孙猴子呀。

甲:里外里算帐这是天上地下的差别。

乙:可不。

甲:掏出金箍攮子来跟他拚命,

乙:孙猴儿的孙子。

甲:让他一脚,攮子给踢飞了,一个反扣胳膊过去,按躺地上,腾出手来,打110。

乙:真利索!

甲:人家干部队那时候,侦察兵!

乙:我说呢,人品这么好。

甲:警察来了,他跟着去做笔录。一上班儿没人表扬,辞退书先下来了。

乙:怎么呢?

甲;你想去吧。鼓足干劲儿你想去吧。

乙:这还有错儿了?

甲:给你提个醒儿,偷的那可是局长办公室。

乙:噢~~?!

甲:拍着桌子的骂街,“让我丢官儿?哪个龟孙王八蛋把‘丢神’雇来的?!”

乙:嗐!

(老北京话的土壤里发生了相声,我想,这并非偶然。

传统相声语言天生就是描绘性的,自然比说明性语言更具有展示事物的感染力。

“说明是索然无味的,而索然无味无以回报。”

传统相声语言,加上,不能说精练,至少力求简练的表达;加上,每七组对话里一个笑点;加上,些须历史、文化与社会背景;加上,富于情感的语气、声调和表演;我想,五百人的场子能坐满了吧?

 

标签: 相声
上一篇:当今社会需要反思
下一篇:暂时没有了

相关文章

关闭
乾易一号店
关闭